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似水流年

过去的、现在的、未来的日子都将如流水一般静静淌过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年旧作1  

2008-04-14 19:20:49|  分类: 似水流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篇20年前的作品,很幼稚很做作,但不经意间涌起的那种无根的漂泊感未曾改变。贴上这篇文章,未动只字,原汁原味的幼稚之作。

 

老家

    还是个傻孩子的时候,以为爷爷住在北京,北京就是我的老家。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日子里,“老家”,对于我只是一个神圣而美丽的错误。

    爸爸是军人,如果说他的一纸调令象一张鼓鼓的帆,那么,我的家便是那只四处漂泊的小船。自记事起,这船就不停地摇着、晃着,象风中的飘蓬。但无论是在滩头搁浅,还是在浪尖飘摇,我总是感到有一根无形的线,牵挂着我们小小的船,如一只被放飞得极远极远的风筝。

    我们的船从大山里摇出的那年,家里来了一个陌生的汉子,口音和爸爸一样,不知为啥,第一眼见到他,我心底就掠过一丝惶恐。妈妈说他是从老家来的。汉子高壮,缄默,黑黢黢的,似一尊铁塔。他在屋后的花园里种了许多菜。我躲在窗后看他挖地,每一锄都挖得很深,我看见他的一双手很大。

    汉子不知什么时候走了,花园里的菜我们吃了很久。他的突来忽去,没有给平静的日子带来什么风浪,却碰碎了我得意许久的老家梦。然而,我却感到那根放飞的线,收紧了。以后,每到妈妈翻箱倒柜晾晒衣物的时节,我总会看到一块农家自织的极土气的格子布,这时,我便会想起那双大手。

    当我有了自己的船时,爸爸对我说了很多关于老家的话。说爷爷当年如何在密林似的高粱地里神出鬼没,怎样在烽烟四起的齐鲁平原上纵横驰骋,使鬼子闻风丧胆;说当年奶奶怎样的美丽俊俏,善良贤惠,成为家喻户晓的靳大嫂;说当年他怎样随爷爷离开了老家,霜鬓未归;说老家的大红枣、高粱米、大葱蘸酱……爸爸说了许多许多,而我对老家的实实在在的印象依然只有一双大手、一块土布。

    尽管感到一种内疚,一种惭愧,但我更到一种庆幸,如此,我才可以不拘一格地构思老家的风景呵!那风景线上,有轱辘着牛车的田间小道,有被汉子的吆喝震得呼啦啦响的红高粱,有槿花篱围就的小院,有被婆婆媳妇闹得热乎乎的日子……或许我便是其中的一个俏媳妇?

    也许为了这番风景,这种庆幸,我终究不会踏上那块真正属于我的土地,但我想我不会为此遗憾。我愿意在明月的夜晚,独坐窗前,看帘栊上的树影婆娑,听清风中的断续寒砧;愿意在枕簟微凉的秋季,独卧床榻,望空中飘摇的落叶,数屋檐滴落的雨珠。我渴望它的至美,却怕看到它的至真!

    是怕意料之外的失望?还是怕无动于衷的悲哀?抑或是怕应了那句老话:得到了便意味着失去?

    老家于我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988年

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